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第一百次路过你的哨所,纪念那一百次擦肩而过

            来源:解放军报 作者:颜 波 何 超 发布:2019-02-27 00:13:15

           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

            当火车即将路过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山口时,列车员李岚婷的心跳骤然提速。

            几分钟过后,她的微信朋友圈更新了:认识你后,从你的哨所第100次路过,发此短文纪念与你的100次擦肩而过,放心守好你的哨所吧。等到你脱下军装,再回来好好守护我们温馨的小家。

            火车到达终点站后,李岚婷打开朋友圈,?#24067;?#24778;呆了,总共有不到300个微信好友,竟然收获了166个赞,36条评论,条条都是鼓励和祝福的话语。那一刻,她激动得掉下?#25628;?#27882;。

            她将评论全部截屏,发给了当初极力反对她和他在一起的母?#31069;?#24182;在后面附上了一条消息:这也是当军嫂的一?#20013;?#31119;啊。

            4年前,隆冬时节的一个傍晚,火车停靠在了群山脚下的小站。李岚婷像平常一样站在她服务的9号车厢的门口,提示着上下车的乘客。

            夹着小雪的寒风中,一个战士扶着一名中尉军官走到了她的面前。查验车票时,她看到,中尉的脸色苍白如纸,头上还渗出了汗珠,呼吸也略显急促,但他的神情依旧镇定。在她检票时,他对她示以礼貌性的微笑。浅浅的微笑流?#23545;?#33521;俊的脸上,显得坚韧从容。

            火车再次缓缓开动,她那急跳的心才开始慢慢平复。

            作为一名列车员,会经常和素未谋面的乘客交流,之前她从来没有表现得如此手足无措过。她知道,那张脸已经停留在了她的心里。

            路过他座位?#21592;?#26102;,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。发现他的眼睛闭着,汗还在不停地冒,脸色显得更加苍?#31069;?#30524;角也在不停抖动。

            “他怎么了?很不舒服吗?需要帮助吗?#20426;?#22905;着急地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。“排长的肾结石发作了。”战士回答说。她愣住了。上高中时,她曾患过肾结石,那种钻心的疼痛,她至今想起来脸颊都会发麻,她当时直接在课堂上疼得哭出了声。她没想到,他竟然没有呻吟一声。

            “需要我帮他换张卧铺票吗?现在卧铺还有剩的。”他睁开?#25628;?#30555;,疼痛加剧,他的脸只能挤出微笑了:“谢谢关心,不用了,还有4个小时就到兰州了,我能忍得住。”她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了,但她却仍站在他的?#21592;擼?#19968;脸的担忧。见她那双大眼睛一直关切地望着自己,他的心突然动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为了打破尴尬,他打开了话匣子:“同志,听口音你是四川人吧。”“嗯,对,成都的。”“哦,我是眉山的。”“啊,原?#27425;?#20204;是老乡,眉山我去过,走高速用不了一个小时就到了,那里晚上岷江?#21592;?#30340;灯光喷泉特别好看。”“是的。”“你在哪里当兵?#20426;薄?#31163;我上车的地方不远。”“我叫李岚婷,很高兴认识你,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人。”“我叫李诚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“真巧,我俩都姓李。”……

            下车前,他们相互加了微信,留了电话,他们的爱情就在那时开始萌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有一次,该她在成都?#20013;?#20102;,但她却没有下火车,而是在返回途中经过他们初遇的小站时下了车。

            看见了站在山下的她后,他一路踩着碎石飞奔而下,好几次都差点摔倒。他兴奋得像一匹脱了缰绳的野马,粗壮有力的双臂一把将她抱起,转了好几圈。

            他牵着她的手,踩着崎岖的山路将她领到了山里的哨所。战士们看到了她,都特别的热情。那时她还没和他结婚,但每个见了她的战士都叫她嫂子,刚开始她还有些羞涩,但听多了她也开始应答了,并主动和战士们聊起了天。

            连长给他批了一下午的假。他带着她到山里去捡奇形怪状的小石子,带着她去附近的小镇吃饭,他们进了镇上最好的饭馆儿,他给她点了一大桌子的菜。

            她吃得很饱了,他还不停地往她碗里夹:“你多吃几块儿,这是本地的羊肉。这个青菜很好吃……”

            一顿饭下来,他连动筷子的时候都笑嘻嘻地望着她。周围也有人吃饭,她有些不好意思:“你今天吃了蜂蜜吗?一直傻笑着干啥?#20426;?#20182;哈哈一笑:“对,你说的对,我今天就是吃了蜂蜜。”

            临别时,她站在哨所门口,那时虽临近初夏,但呼啸的风还是令她瑟瑟发抖。她眺望周围光?#21644;?#30340;群山和远处那一望无际的戈壁滩,她的眼睛开始湿润。她对他说:“你一年要在上面待十个多月,换了我,一个月也待不了。”

            他说:“习惯就好了。军校毕业刚来的时候我也不?#35270;Γ?#20294;慢慢地,也就习惯了。我说句话你可能不会相信,我已经慢慢爱上这里了,爱这里的兵,爱这里的干部,爱这里的每一座山、每一块石头。”

            看着他说得那么真诚,她伤心了,?#21483;?#27882;水从她的脸颊流过。因为,在那一刻,她知道,她爱他,他爱她,但他也爱这里,今后如果嫁给了他,她和他肯定聚少离多。

            但是,谁让她是那么的爱他呢?爱他那份坚韧的意志,爱他那张英俊的脸庞,爱他对她的那份炙热而有力的爱。所以,最后,她还是和他一起牵着手走进了民政局的大门。

            “我绝不会让我的女儿嫁给一个一年才回一次家的男人。”当初,母亲为了拆散她和他,以断绝母女关系为要挟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将来能有个好的归宿。她十分理解母亲。面对母亲的数次强烈反对和亲友们多番劝解,她每次都只说这样一句话:“习惯就好了!”

            李岚婷每一次路过哨所,都会瞪大眼睛,虽然画面很短暂,但她一直希望哪天能看到丈夫的身影,哪怕只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一两秒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周末路过山口,她看到几个绿色的身影在山上行走。她立刻拨通了他的电话:“那个走在最前面的是不是你。”“是我,老婆,你看到我啦!”电话里传来了他那兴奋的声音。那一刻,拿着电话的她又哭了。

            李岚婷经常对身边的朋友说,相比于其他与丈夫两地分居的军嫂,她已经很幸福了,因为除了?#20013;?#21644;节假日,每周都会与老公有两次的“近距离”擦肩而过。

            已经接受了他的母亲却经常调侃她说:?#25226;?#22836;啊,你和他那是什么擦肩而过,一个在跑得飞快的火车上,一个在高高的山坡上,眨眼工夫就去了好远,这也能叫擦肩而过,我看啊,连鹊桥会都算不上。”

            “鹊桥会一年才一次,我这一周来回一趟就两次,我和他要比牛郎和织女幸福多了。”她?#20004;?#22320;说。

            现在,他们的孩子已经两岁多了。在孩子出生的前一天,他才回家。她的母亲一见他就气不打一处来,?#27973;?#35828;:“你那座山离了你照样转,早几天回来山上是不是会少几块石头!真分不清轻重,老婆生孩子你还不跑快点!”

            看着他被母亲教训得一脸的无辜和惭愧,她嘿嘿地笑出了声。“你还有脸笑,你不骂他就算了,你还笑。看来这嫁出去的丫头还真是泼出去的水,啥时候都护着男人。你们真是气死我了!”

            母亲是刀子嘴,豆腐心。孩子的出生,让母亲喜笑颜开。母?#23383;?#21160;对他的父母说:“亲家公、亲家?#31119;?#20320;们年纪比我们大,身子骨也没我们好。这两个孩子,一个当兵,一个半个月不在家,照顾孩子的?#38706;?#19981;用担心,有我们。”

            在乌鲁木齐的宿舍睡觉前,她的朋友圈里收到了他的评论:老婆,你记错了,如果加上我和你在火车上的第一次见面,是第101次。

            她轻轻关了灯,美美地进入了梦乡。

            解放军报·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?#25945;?#20986;品

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袁帆
        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            数据加载失败,请确保在www.6346090.com域名使用侧边栏!
           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
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