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搜索

            一本飞翔了17年的书:《地球的红飘带》

            来源:中国军网综合 作者:江志强 发布:2019-04-09 11:22:10

           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

            不久前,我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从美国西雅图寄来的一本《地球的红飘带》。书的封面呈深黄色,不少页面黄中泛黑,多处磨损的地方被透明胶带固定着,扉页上写着“2002年1月6日购于杭州解放路新华书店”字样。2002年是我入伍的第四年,这年1月,我所在的武警浙江总队丽水支队政治处派我到杭州出差。完成全部任务后,我来到杭州解放路新华书店,遇到了这本《地球的红飘带》(作者魏巍,聂荣臻元帅作序,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,1988年5月第1版)。

            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正值下午,空中飘着点点雨丝,?#32622;?#19978;湿漉漉的,书店里静悄悄的,店员在看书,读者也在看书。偶尔传来几声交谈,音极小。我在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了这本书。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本书,像是邂逅一位陌生的老友。说“陌生?#20445;?#26159;因为我从未读过它。称它为“老友?#20445;?#26159;因为我在新兵连时,教导员多次提到过这本书;分到连队之后,指导员也提起过这本书。此书是我国第一部描写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长篇小说,从湘江之役写起,描绘了中央红军长征的完整过程。作家魏巍以诗人的激情和历史学家的严肃精神,真实地、艺术地再现了长征这一人类历?#39134;?#30340;伟大壮举。于是,我果?#19979;?#19979;了这本书。

            回到位于浙西南?#35282;?#30340;老部队,我一口气将这部作品读了三遍。战友们见我读得痴迷,纷纷向我借阅。我记得很清楚,第一个借阅本书的是机关分队管理员施日兴。随后,后勤班长张松、驾驶班长余桃?#26085;?#21451;相继读了这本书。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,半数以上的机关官兵阅读了这本书。读过之后,大家普遍?#20174;?#25910;获良多,对长征那段历史有了完整的学习和了解。很多基层中队指导员在给战士们讲述长征这段历史时,均?#28304;?#20070;作为蓝本。在给部队驻地机关、院校、企事业单位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时,也参考这本书。

            此后,我数次到杭州出差,?#32439;?#22810;家书店,欲再买几本《地球的红飘带》带回部队,?#36879;?#25112;友阅读,却始终没找到。2003年11月底,我即将退役,这本书还在基层官兵中传阅。我很想把这本书带回老家作为永远的纪念,?#20174;?#19981;好意思说出口,只得作罢。

            离开部队16年来,我时常想起这本书,想起当年如饥似渴读书的往事,想起战友们争相阅读的盛景。这是我军旅生涯中一道极为美丽的飘带。每每想起,心头总会涌动着无穷的温暖和力量。

            岂料,在我退役之后,与这本书有关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            当时,这本书传到了绍兴籍战友张云手里。张云退伍之后,跟着亲人到意大利经商,这本书便跟着他“飞”到了意大利。在意大利期间,张云依然在工作之余反复阅读此书。

            张云的侄子张利勇在伦敦求学,看到这本书后,爱不释手。于是,2006年秋天,这本书?#25351;?#38543;张利勇飞到了英国。

            2010年,张?#39057;?#32654;国西雅图发展。他没有忘记这本书,这本书又从英国飞到了美国。

            从2010年至2018年,张云数次给当年的老战友打电话,千方百计打听我的联系方式。然而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时隔多年,老部队的战友们或转业、或退役、或调动,查询难度极大。

            在此期间,张云带着这本书,先后到过悉尼、维也纳、纽约等地,回国之后又到过上海、?#26412;?#40784;齐哈尔等城?#26657;?#19981;管走到哪里,始终珍藏着这本书。

            2018年秋天,战友们组建了一个微信群。远在西雅图的张云通过微信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。

            张云告诉我,《地球的红飘带》有很多版本,但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版的版本已成绝版,有些网站的报价达到数千元。而且,这本书的扉页上还留有我亲笔写下的购书时间、地址。他觉得这是一本值得永远珍藏的佳作,不管何时何地,都应回到它的主人身边。

            捧着这位重新回到身边的“老战友?#20445;?#25105;感慨万千,进而潸然泪下。我的老部队地处闽浙赣三省交界处的?#35282;从?#30528;深厚的读书传统。只是,当时交通不便,购书不易,购到适合官兵阅读的好书更是不易,这本《地球的红飘带》从我购买之日起,便开始了一场历时17年之久的长征。它被无数战友阅读过、讨论过,让无数战友受益,丰富了他们的思想与灵魂。悉心翻阅这位“老战友?#20445;?#25105;惊奇地发现,遵义会议、四渡赤水、飞夺泸定桥等篇章的页码与其他篇章的页码在颜色上更深、更暗,纸张更为陈旧,被翻阅的痕迹更多、更频繁。这充分说明,战友们对长征途中的重要事件更为关注,一读再读,毫不厌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毛泽东同志说:“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”这本《地球的红飘带》被无数人品读过,在它17年的飞翔途中,早已化作一粒闪光的种子,种在了无数人的心田里。

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袁帆
        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            数据加载失败,请?#32321;?#22312;www.6346090.com域名使用侧边栏!
           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
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