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
            党的十八大以来污染防治纪实:攻坚,为了美丽中国

            来源:新华社作者:陈二厚、董峻、高敬 等责任编辑:王俊
            2019-02-27 18:08

            2月26日上午,北京,人民大会堂。

           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热烈进行中,听取审议国务院落实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决议等情况的专项报告。

            在压力叠加、负重前行的关键期,如何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,举国关注,举世瞩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常委会组成人员普遍认为,污染防治攻坚战取得重大进展,生态环境状况?#20013;?#25913;善。同时,这场战役仍面临多重挑战,稍有松懈就可能出现反复,要以更大决心、更实举措全力攻坚。

            为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全面小康,为了子孙后代的蓝天碧水净土,污染防治攻坚战鼙鼓动地,鏖战正酣。

            这是令人纠结的选择题:生态家底薄,工业化任务重,在发展和污染的左冲右突中,我们背负的环境枷锁日益沉重

            6个多月前的一天,山西省临汾市市长刘予强又一次坐在生态环境部的约谈席上。

            一年中,临汾市6个国控?#25484;?#33258;动监测站被近百次人为干扰,导致53次监测数据严重失真。时任市环保?#24535;?#38271;张文清锒铛入狱。

            因为大气环境质量?#20013;?#24694;化,两年前,刘予强已被约谈过一次。

            临汾曾脏成什么样?

            PM2.5多次爆表!二氧化硫多次爆表!?#25484;?#36136;量长期徘徊在全国169个重点城市的后几位,临汾人头上常年顶着一个“?#22812;?#30422;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20多年前,临汾人还以家乡是“黄土高原花果城”而?#38498;饋?#20294;因煤而兴、也因煤而困——工业经?#23186;?成是煤、焦、?#34180;?#30005;,从原材料到能源、产业都围着一个“煤”字。

            临汾之困,是汾渭平原之困,也深刻折射着中国生态环境之困。

            2013年新年?#23637;?#21271;京、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等地?#25484;?#36136;量数据纷纷爆表。

            那一周,从京津冀到长三角,雾霾盘踞在上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的上空。

            那一月,4次雾霾轮番来袭。航班大面积延误,高速公路封闭,中小学校停课,工厂限产停产,口罩和?#25484;?#20928;化器?#20005;?/p>

            那一年,中国东部平均雾霾天数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之最,像是打开了潘多拉魔?#26657;?#38519;入“十面霾伏?#34180;?/p>

            心肺之患,病在天上,根在地上。

            只有回到历史深处,?#25293;?#20307;会积贫积弱的中国,工业化的梦想是何等迫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一个个资源型城市,一片片重工业聚集区,高耸入云的烟囱,直上青天的浓烟……

            那是一个时代的印记,更是我们曾经的?#38498;饋?/p>

            只用了半个多世纪,中国就走过发达国家两三百年的工业化历程。然而,在历史性的发展跨越中,环境问题也集中爆发。

            聚焦到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会发现,中国经济“第一阵营”里的这三个版块,也曾是污染最集中的三个区域——

            只占国土总面积的8%,却消耗了全国42%的煤、52%的汽柴?#20572;?#29983;产了全国55%的钢铁、40%的水泥,单位面积污染物排放量是其他地区5倍多。

            伴随企业壮大、城市扩张的,是一条条黑水沟、一汪汪臭湖水。

            2007年夏,太湖爆发水危机。大量污水排放导致水体富营养化,蓝藻水华浓得化不开。无锡等地湖水恶臭、水厂关停、市民疯抢矿泉水的场景,?#20004;?#21382;历在?#20426;?/p>

            岂止太湖?

            沿江南水乡溯长江而上,洞庭湿地、江汉平原、三峡库区、巴山蜀水,所经之处,生态系统千疮百孔——

            近30%的重要湖库富营养化;

            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“无鱼”等级;

            废水、化学需氧?#20426;?#27688;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国43%、37%、43%;

            ?#19978;?#28207;口危险化学品超过250种。

            “我讲过‘长江病了’,而?#20063;?#24471;?#20849;磺帷!薄?018年4月,在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痛心地说。

            ?#21046;?#27490;长江?

            本世纪初,全国重要河湖遭受不同程度污染,七大江河水系中,超过一半的监测断面为五类或劣五类水,约3亿农村人口饮水?#35805;?#20840;。

            几十年间,从南到北、从东到西,与“大招商?#34180;?#22823;开发”相伴的,常常是有河皆干、有水皆污。

            环境问题,最直观的是水,感受最突出的是大气,最不容易觉察的是土壤。

            江西东北部的鹰潭市,有亚洲最大的铜产业基地。上个世纪80年代,大量铜加工厂兴起,2000多?#35835;?#30000;成了不毛之地,甚至一些村民体内重金属超标。30年后,重度污染区域的3个村庄、558户村民不得不整村搬迁,离别?#26469;?#23621;住的故土。

            2016年,江苏常州?#23736;?#22320;”事件引发公众?#21482;擰?#24120;州外国语学校迁入新校区后,陆续有学生出?#21046;ぱ住?#27969;鼻血等症状。事后调查发现,这里曾是化工厂,土壤及周边环境已严重污染。

            成为“世界工厂”时,中国也成为汞、铅、?#21360;?#30775;、铬等生产、应用和排放大国,大多数污染排放物进入土壤。

            危及粮食、危及健康、危及下一代……一起起污染事件曝光后,人们发现,脚下这片土地危机重重!

            89岁的曲格平,原国?#19968;?#20445;局第一任局长。他也许是中国环保界?#23186;?#26368;多的人,却从未因此开怀过。

           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,中国就开始与工业化、城市化进程中伴生的环境污染问题角力。治污,凝聚了几代人的奋斗。

            “在中国找一件最困难的事干,可能就是环保!”

            老人的声音微微颤抖。

            一个刚刚基本解决温饱问题、还有大量贫困人口的中国,一个人均自然资源大都不及世界平均水平的中国,一个为“站起来?#34180;案黄?#26469;”而不得不在发展和环境中艰难选择的中国,面临的生态环境压力,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。

            打开中国地图,一条从黑龙江黑河到云南腾冲的“胡焕庸线?#20445;?#23637;现了生态环境“家底?#34180;?/p>

            这条线东南方,生活着全国94%的人口,环境压力巨大;

            这条线西北方,自然条件?#24694;ぃ?#29983;态系统脆弱。

            河西走廊,连接东西方文明的通道,靠的是与之相依的祁连山滋养。半个世纪以来,祁连山先后经历过砍树、开矿、建水电站、搞旅游四轮大规模开发。上世纪九十年代采金、挖砂高峰期时,仅张掖一市就有824家矿山企业,其中770?#20197;?#20445;护区。

            靠山吃山,山真的会被吃空。

            先发展、后治理,这条常规道路发达国家走了上百年。其间,还向外部转嫁了大量污染。

            而对中国,历史不再如此“仁?#21462;薄?#33030;弱的生态家底叠加巨大的发展体量,这条?#19979;?#36208;不起,也不能走!

            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           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
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xyiom"><noscript id="xyiom"><sub id="xyiom"></sub></noscript></sup>